发展城市群-这些城市的青和力发展指数排名与GDP排名体现出的较大差距-迅雷新闻

  • 时间:

杨丞琳 可爱教主

而在昆明、瀋陽和廈門這些行政等級較高的城市外,青和力百城名單中也湧現出了一些極具競爭力的地級市。《報告》發現,紹興、嘉興、鎮江、惠州、台州等城市工作機會含金量指標較高,單項指標排名甚至與南京、武漢、成都等省會城市位於同一水平。儘管這些城市規模不大、經濟產業規模有限,不能給年輕人提供一線城市般豐富的工作機會,但它們保證了現有工作機會的較高性價比。

雖然關於城市群實力之間的對比有了結論,但更實際的「年輕人到底要去大都會還是小城市」的問題仍然沒有結束。

雖然《報告》仍然以城市排名的方式呈現結果,但DT財經認為,相比乾巴巴的得分,城市在不同指標偏重上表現出的特色,才是影響青年人決定的關鍵。城市的綜合經濟指標、規模大小等實力固然不可忽視,但其開放與包容的城市商業與文化氛圍,也在發揮同等重要的作用。

那些因特徵相似而被歸入同一類的城市,青和力發展指數得分一般也位於同一區間,這表明,當城市發展至某個階段,才會表現出某些特定的輪廓;年輕人喜歡不同特色的城市,也可以理解對城市不同發展階段的偏愛。

這樣的表現讓年輕人在固定區域里獲得了大量的優質選擇——多個城市均勻地分佈在各個排名段,年輕人可以就近選擇更高階的城市繼續追求事業,或是在相鄰的城市安於生活。

數據顯示,知識付費人均購課數量最多的都是所謂的「小城市」,前三位分別來自江西的上饒和來自廣東的茂名、揭陽。除了對學習技能提升的注重,小城居民還具有較高的知識好奇心,比如兩廣地區的小城市在線上學習與閱讀上投入了大量時間。運動方面也呈現出類似的結果。儘管一線城市在場館設施規模上具有強大的優勢,但小城市的運動熱情更甚,四線城市人均每周運動次數甚至超過一線城市。

年輕人確實很重要。諸多大城市的成功經驗表明,正是高密度人口所帶來的人際交流與多元文化碰撞,讓城市成為推動社會進步的引擎。於是,新的問題出現了,哪些城市才真正適合年輕人?

所以,除了排名,DT財經在《報告》中還突出了三大內容,包括:1。城市的直接對比;2。地區之間的城市群對壘;3。小城市的突圍。

舉個例子,上海跟北京總分幾乎相同,但上海在居住便利度、自我成長氛圍、生活新鮮感等軟實力方面領先,而北京在城市發展能級和工作機會含金量等硬核指標上表現更出色,可以用「工作是為了生活」和「活着是為了工作」來形容在兩座城市不同的狀態。又比如,杭州和成都,這兩座近年來備受矚目的非一線城市,也在通過迥乎不同的特色吸引着年輕人。城市青和力的各項指標顯示,杭州在互聯網等前沿產業的蓬勃發展帶動下,通過更高的工作機會含金量吸引着外來人才,而成都突出的商業資源偏好和城市氛圍讓不少年輕人動心。類似的故事也在深圳和廣州、南京與蘇州之間上演,《報告》對它們都進行了詳細的對比分析。

100座城市被分為6個大類,分別被命名為超級青年理想城、優質青年理想城、進擊青年理想城、新銳青年理想城、潛力青年理想城和佛系青年理想城。北上廣深4座一線城市以無可爭議的優勢入選超級青年理想城,而進入優質理想城行列的6座城市是一線之外最值得年輕人關注的城市;新銳青年理想城則納入了更多非明星的中小型潛力城市。

金字塔底層的基礎需求對應生存問題,這與城市經濟發展情況、工作機會、收入和消費水平等與謀生相關的條件密切相關;第二層的需求對應生活問題,便捷、舒適的城市生活,實際上是由居住便利度、商業資源偏好和環境友好度等方面共同構成;而第三層的需求對應精神生活問題,年輕人基於情感認同、自我成長和創造力培養等方面的訴求,將對更加開放、進取和創新的城市氛圍產生憧憬。

這些城市雖然得分相近,很難說出誰更強勢,但它們的細分指標表現各有所長,城市的特色也在數據中一一展現,年輕人可以根據自己的實際需求,選擇跟自己更默契的那一個。

但《報告》也發現,儘管西南、華中和華北地區都不缺乏明星城市,但這些地區的資源過於集中在頭部,其他城市的青和力發展指數排名多在榜單的後半段。這種明顯的斷層現象,讓生活在這些區域的年輕人缺少了在區域內就近「退而求其次」的機會。

2。地區之間的城市群對壘是年輕人選擇城市的大前提隨着城市越來越成熟,未來將更多出現組團競爭,而年輕人選擇一座城市,很大程度上也是擁抱了整個地區的資源。所以,DT財經還重點從地區的角度進行了城市群分析。

廣闊的中部地區近年在網紅語境下有些低調,但這並不意味着它在青和力排名中失語。西南地區靠着成都(第6)、重慶(第9)和昆明(第24)撐起場面,中部地區的武漢(第7)、長沙(第11)和鄭州(第15)也絕對稱得上是「青年理想城」。

4。結語本次《報告》分為上篇、中篇和下篇,除了上篇對青和力百城榜單的解讀之外,還在中篇詳細分析了各項指標如何幫助城市滿足年輕人不同層次需求。在《報告》下篇,更有年輕人的雙城記、具體城市的特色分析等更深入的內容。在這些基礎上,DT財經還對具有相似特徵的城市進行了聚類,便於匹配不同需求的年輕人。

1。中國版「雙城記」年輕人如何在同量級城市間做出選擇

來自於同檔位城市間的龍爭虎鬥能讓它們更加突出自身特點,不同氣質的城市,也將會在不同訴求的年輕人群體中展現出迥異的吸引力。

3。小城市的突圍在任何與城市相關的話題中,大城市總是優先受到關注。無可否認,城市規模越大、經濟發展程度越高,信息交流密度便越高,人們在物質和精神上的多樣性需求也就更容易被滿足。比如上一部分的分析結果也顯示,城市青和力發展指數高低分佈與區域經濟水平的高低有一定的相關性。但《報告》發現,一些經濟體量沒那麼大的中小城市也絕非單一和無趣的,它們分別與不同層次需求的年輕人達成了關於生活的共識。

華東地區在百城當中相當強勢地佔據42席。這42座城市中,排在百強榜前20的有7座,排在21~40名的有12座,41~60位的11座,其餘的12市也均勻地排在61~100位。

青和力排進前15名,就算是在廣泛概念里更適合年輕人居住的理想城市。DT財經按照青和力發展指數高低,將這15座城市進一步分為5個分位檔,它們依次是:①北京、上海;②深圳、廣州;③杭州、成都;④武漢、南京、重慶、蘇州;⑤長沙、西安、東莞、天津、鄭州。

為了回答這個疑問,DT財經在上海發佈了《2019中國青年理想城報告》(下稱《報告》),用「青和力」來指代一座城市吸引年輕人的能力,藉助來自於25家互聯網公司和數據機構的大數據,通過8個一級指標、25個二級指標、70個三級指標,對城市青和力進行量化評估。

由馬斯洛提出的需求金字塔得到啟發,DT財經認為城市青年需求也存在類似的金字塔邏輯,衡量城市青和力的標尺也能一一與之對應。

城市氛圍方面,追求自律與成長的年輕人在一些小城市也能找到歸屬和志同道合的夥伴。在自我成長氛圍這一單項指標上,小城市的人群規模雖然不大,但是表現出了更強的上進心。

比如,廈門、昆明、瀋陽、珠海等城市的青和力表現在較大程度上超出了經濟體量的站位進入前30名。除了這些城市,海口、銀川、呼和浩特、蘭州、桂林、綿陽、汕頭等中小型城市,也在有限的經濟體量基礎上,表現出超越經濟體量的活力。這些城市的青和力發展指數排名與GDP排名體現出的較大差距,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當地將經濟發展轉化為城市活力的效率高低。

這些數字其實都在說明一個問題:雖然經濟體量與城市青和力發展指數在一定程度上挂鉤,但後者並非是一個單向的衡量指標。小城市也有自己的迷人之處。

部分中小城市不光在收入上不乏亮點,居住、購物體驗指數之高也出人意料。比如,佛山、嘉興和寧波的人均購物中心建築面積佔地比甚至要高於上海,這說明由商業集聚構建的活力街區不僅僅是大城市的專利。除此之外,東莞的便民購物規模指數超過廣州、深圳、上海等城市,位列全國第一,這種來自於生活品質的保證,也讓一部分年輕人看到了小城市的魅力。

綜合考慮了人口、消費、GDP、產業結構等因素后,DT財經圍繞城市青和力發展指數的幾個層次,將100座城市納入本次測評(城市挑選範圍為除港澳台外的中國內地城市),最終,青和力排在前15名的城市依次是:上海、北京、深圳、廣州、杭州、成都、武漢、南京、重慶、蘇州、長沙、西安、東莞、天津、鄭州。

各檔位間有一定差距,但同檔位城市綜合實力相差無幾。面對這些就算在青和力排名中也「形影不離」的城市,年輕人該如何做出選擇?

以西南地區為例,在頭部城市成都、重慶和昆明分別佔據第6、第9和第24名之後,直到第40位才出現了下一個西南城市——貴陽,再下一名就是第70位的綿陽;華中地區,第15名的鄭州之後排名最高的是第66名的洛陽;華北地區,在第14名的天津之後,直到第41名才出現了同區域的石家莊。

看得出來,城市群是區域青和力發展的縮影,各城市群間也存在明顯差距。基於現狀,對於年輕人來說,長三角與粵港澳大灣區依舊是最理想的選擇,這兩個城市群集聚了最多的青年理想城。青和力發展指數排名前30的城市中,各城市群佔領的席位數從高到低依次為:長三角城市群(8個)、粵港澳大灣區(6個)、長江中游城市群(3個)、京津冀城市群(2個)、成渝城市群(2個)、關中平原城市群(1個)、中原城市群(1個)。

從省份分佈來看,在排名前50的城市當中,廣東、江蘇和浙江各自貢獻7座城市。優質的城市群讓華東地區和華南地區在年輕人的爭奪中佔得先機。

城市對年輕人的渴望從來沒有如此急切。自2016年以來,越來越多城市圍繞落戶、住房和就業發佈寬鬆政策,想要吸引更多年輕人。新增人口數量也成為許多政府年末總結成績時的重要指標。

今日关键词:周杰伦新歌评分